万博代理个人-最凶猛的狗

万博代理个人 • 

万博代理个人

现代版官场现形记 还原吴音宁的北农风云

吴音宁2017年6月起担任台北农产运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,在2018年2月因休市事件陷入政治风暴中,直到同年11月29日,董事会决议解职。她父亲也是作家的吴晟看在眼中,整理「北农风云──满城尽是政治秀」一书,透过资料爬梳,逐一说明北农营运背后的诸多政治角力。▲吴音宁(图)2017年6月起担任台北农产运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,在2018年2月因休市事件陷入政治风暴中。(图/中央社资料照)吴晟在书中第一篇「起缘」里提到,「整起事件,姑且名之为『北农风云』,应该已经落幕了吧?我想趁此时「记忆犹新」,将来龙去脉、前因后果,梳理出头绪,向关心我们父女(支持或批评)的朋友们,致谢、说明、做交代,据实以告(包括我所知的『内幕』)。」以下内容摘自「北农风云」中的「神隐的背后」篇章:神隐的背后据了解,3月7日上午柯文哲市长于晨会中发飙,当场骂农委会,「要开干,那就来啊」。副市长陈景峻和市场处处长许玄谋,因而决定在下午召开记者会。会前,许玄谋打电话给吴音宁,通知将举行记者会。吴音宁问,什么样的记者会?不是要三方合开记者会吗?许玄谋叫她问副市长陈景竣。吴音宁打电话给陈景竣,陈景竣在电话中骂农委会。然后吴音宁又打电话给许玄谋,告知她不会出席。她再次打给陈景竣,陈景竣电话便没接了。她在办公室放下电话后,不一会,就收到市府发出的「采访通知」,上面赫然有着她的名字:「召开『北市果菜批发市场8日开市因应措施』记者会地点:市府大楼11楼与会者:北农吴音宁总经理、市场处许玄谋处长」采访通知才一发出,抢快、抢收视率的媒体,便纷纷预告了,彷彿奔相走告一般,吴音宁要「现身」了!记者们背起相机、拿起笔电、扛起摄影机,纷纷赶往台北市政府,观众也透过电视萤幕的「跑马灯」,「看见」吴音宁要「现身」了!例如,TVBS预告「总经理遭疑神隐,下午亲说明」等等。但,镜头群聚,一字排开,对准市府会议厅的场景—人呢?「不料,左等右等,人呢?」(3月7日「民视新闻」)记者会上,仅陈景竣和许玄谋出场。陈景竣骂农委会,许玄谋辩称休市是「共识决」。两人再把三月八日开市的因应措施,复制北农三月一日发出的新闻稿〈关于批发市场休市三天之说明〉所列,再说一遍;只不过把北农的说明,变成台北市政府发布的因应措施。然后记者们问起,总经理吴音宁。其中,有位记者,如此问到:「她这样临时缺席应该吗?」「唉—」于是陈景竣对着镜头,叹了一口气,回应「所以我才会讲嘛,如果要拿权力就是总经理制,那有责任变董事长制……」许玄谋则说,「采访通知有通知她,我们有通知她一定要来。」那她有答应要来吗?陈景竣:「这不是答应不答应,理当本来就应该要来……」许玄谋在记者会最后,再次强调:「我有请她要出席。」「她有接电话吗?」记者问。许玄谋回:「有啊。」记者:「她怎么说?」许玄谋:「我说要来啊。」记者:「她怎么回答?」许玄谋笑笑,起身离去前说,「她说她再整体考量,再去作业」—呃?音宁明明已事先告知她不会出席。不久后,记者会的内容陆续化为新闻标题,比如,「北市府记者会说明因应措施,北农总经理神隐缺席」(「上下游」)「神隐多日又临阵脱逃」(「民视新闻」)「吴音宁神隐又临阵脱逃,陈景竣火大」(「自由时报」)甚至,「再次消失」、「二次神隐」等,都出现了,连记者会的影像,也被冠以「神隐片」。「媒体追问会不会觉得吴音宁陷北市府于不义?陈景峻点头大叹:『我有感觉到。』」(「联合报」)到底,谁陷谁于不义?谁在设局?我观察到,陈景峻和许玄谋联手演出的这场记者会,有三大用意:其一是制造北市府有在「因应」的形象;其二是「砲轰农委会推卸责任」;其三是吴音宁若出席,形成「一起谴责农委会」的局面,若未出席,则可斥责吴音宁遇事闪躲……。经由这场记者会的推波助澜,「神隐」关键字搜寻,在3月7日下午达到高峰。「神隐少女」的标籤,也往吴音宁身上贴去。虽然音宁的朋友曾安慰,由宫崎骏导演的动漫电影里,「神隐少女」可是非常正面的角色啊!「神隐」这个词,来自日语;据「维基百科」解释,指被鬼怪诱拐、掳获、或受到招待而行踪不明。但是,吴音宁因为不接「中国时报」等记者的电话,从3月5日起,在媒体上开始「神隐」之后,她从来没有离开过她北农的办公室;何来「行踪不明」?3月5日之后,北农第一、第二果菜批发市场,并没有因为媒体上一片骂声而临时更改去年底公告的休市日期,仍然连休3天—这是吴音宁的坚持—不过市场休市,行政系统仍要上班,总经理也如常忙碌:除了因为休市风波必须处理的紧急调度、掌握各产地进货量、联系供销单位、和农委会及市场处紧密联系等,其他待办事项,也缓不得。吴音宁全天候在北农办公室,处理公司的事,却只因为没有配合,不想被强迫站到镁光灯中,说两句敷衍的政治话语,变成为「从事发至今一直神隐」(「民视新闻」)?电视台转过来「神隐」。转过去「神隐」。转来转去都是「吴音宁神隐」。看得音宁的朋友们,都烦恼起来了!其中,有位农民,忍不住打电话给音宁,紧张的问到:妳是躲去哪里了?还在台湾吗?让在办公室接到电话的音宁,哭笑不得,还得安慰一番。但眼看媒体不满的情绪,正在沸腾开来,导向要求吴音宁「辞职」、「下台」,农委会副主委陈吉仲紧急救援一般,在3月7日晚间,由吴音宁陪同,到第一果菜批发市场视察,成为隔天「总座吴音宁现身反击」(「自由时报」)、「吴音宁与农委会同框」(「联合报」)等标题。然后陈景峻也来视察了。许玄谋也来了。吴音宁整夜镇守市场,隔天清晨,3月8日开市的结果出来,她率北农团队和农委会(农粮署副署长代表)、台北市政府(市场处处长代表),如预定,在北农会议室,召开记者会;三方(北农、台北市政府及农委会)合开的记者会啊!面对大阵仗的媒体,吴音宁报告开市的蔬果量价,再次强调,「休市3天绝对不是造成蔬果物价波动的唯一的原因」,菜价也相对平稳,「并没有如外界所指责」,她认为,「我们(北农)已经完成一个我认为是辛苦的任务……」。记者会上被问到为何「神隐」?为什么没去北市府的记者会?她讲着讲着,一时语塞,突然转为台语:「真正可能我卡歹势啦,因为我只是一直想,怎么把事情处理乎好,没去想,要怎么对外,讲、讲、讲……」。当时她没有讲,「隐忍」住没说的,除了她事先已告知许玄谋,她不会出席记者会,名字却仍被列在北市府的采访通知上,就我所知,作为农委会和台北市政府,两大「股权老板」任命的总经理,她在所谓的休市风波「事发之后」,其实一直在联系、说服,希望北市府(柯文哲)能和农委会(民进党)一起,尽快三方合开记者会,因为她打心底认为,休市是被炒作出来的假议题!但,局势,显然非她所能拉住……。 

万博代理个人
分享
更多相关文章
万博代理说明|新万博代理流程|万博代理放心|新万博代理|万博代理个人|万博代理被黑|万博代理流程|万博代理介绍